睡得好不好你的灯知道

作者: 时间:2020年08月10日 0条点评

睡得好不好,你的灯知道!

可是我们真的是睡眠不足吗?

一个新的研究从一个特殊的角度对这个观点发起了挑战,并得到广泛的媒体关注。

由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JeromeSiegel所领导的研究者们跟踪调查了三个小型的前工业化社会,有两个在非洲,一个在南美,因为判断工业化世界的睡眠习惯是否不正常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们自身的睡眠习惯与那些少数留存下来的不依赖电来生活的社会进行比较。

他们发现那里的人们花在睡觉上的平时时间是每晚.5小时。在这个时间中,只有5.小时是熟睡时间。这与报道的大多数美国人和欧洲人的睡眠时间差不多,或者更少点,而这样的睡眠时间对最佳健康状态来说太少了。

那么可能5.小时的睡眠时间是自然正常的,不是疾病防治中心和其他卫生组织所说的问题嘛。

然而,这个新研究发现的一个重要方面既没有在故事中讨论,也没有在论文本身中说到:前工业化社会的人们呆在黑暗中的时间远超过生活在工业化社会的人们。

关于睡眠模式这个研究能告诉我们什么?

除了发现不用电的前工业化社会的人们睡觉的时间和生活在电气化世界中的人们基本一样以外,研究者们也发现尽管几乎每个人醒来的时间都在临近日出之前,但是睡眠直到日落之后好几个小时才会开始。

研究者们从温度波动出发,发现它影响了早晨醒来的时间。但是对于在现代建筑环境中睡觉的人们,卧室中的温度波动微乎其微。

研究者们也发现在这些(前工业化)社会里的睡眠常常穿插着持续1小时以上醒来的时间。这种常规的睡醒状态质疑了传统的观点,即理想的睡眠应该是完整的一段时间。晚上醒来一会儿睡不着并不是失眠。浓缩的睡眠(睡得像死猪一样)显然不是人类进化出来的睡眠方式。

但是工业化世界里的睡眠与前工业化世界里的睡眠之间最大的不同在于光照与黑暗。电子光源可以延迟或者停止夜间生理机能,而来自木头火焰的光源则做不到这样。研究者们没有直接地评价睡眠的质量,而这可能就是最重要的部分。

前工业化社会里的研究对象们(也就是那里的人们)生活在赤道附近,每晚暴露在黑暗(可能偶尔会有柴火在烧)中的时间有小时。在工业化社会,人们通常只在他们要睡觉的时间里才会暴露在黑暗中,往往是7小时。

正常的睡眠与夜间生理机能

我们人类有内在的生理上的昼夜节律,这是为了适应白天与黑夜的太阳周期(就像几乎所有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生物一样)。这意味着在连续的黑暗中我们的体温、饥饿感、活动和睡眠仍然会以大约24小时的时间循环。

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处于日间生理机能状态:警觉、活跃而且饥饿。太阳在晚上落下时,我们就开始过渡到夜间生理机能状态:体温下降、新陈代谢减缓并且睡意袭来。在电力到来之前的世界,居住在赤道附近时日间和夜间生理机能都持续差不多11小时,日夜交换也在昏晓之间过渡。当然,远离赤道的地方,光照时间长度会按季节不同增加或减少。

夜间生理机能的一部分内容就是睡觉,但是很难去定义正常的睡眠是怎样的。直到20世纪末期以前,睡眠都是被大多数生物学家所忽略的,因为它很难研究,并且它被许多有雄心壮志的人们认为是对时间的极大浪费。最近这些年,这种态度已经彻底地转变了。现在人们认为现代生活导致了不健康的睡眠习惯和广泛的睡眠不足,而睡眠不足又伴随着大量不利于健康和降低生产力的后果。

着眼于工业化世界的睡眠

在1991年的时候,一个著名的睡眠研究者ThomasWehr发表了他在美国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组织的标志性实验的结果。某种程度上,它模拟了黑夜漫长的前工业化世界中的睡眠这种环境由Siegel和同事们直接研究。

首先,7名志愿者连续四周在实验室花了8小时的时间在夜晚的黑暗中;然后他们在没有钟表和闹铃的情况下变成了每晚14小时处于黑暗中。在(处于黑暗)时间较短的那些夜晚中,他们平均睡眠时间比7小时多一点。而在(处于黑暗)时间较长的夜晚上他们只多睡了1小时,也就是8小时多一点,而且睡眠时间分成了两段,中间有小时的醒来时间。

重要的是,褪黑素生成的持续时间在(处于黑暗)时间较长的夜晚之后增加了大约2小时。褪黑素是助于调节睡眠和醒来的模式夜间生理机能状态的标志物。它有许多重要的生物学功能,而它的生成需要黑暗而不是睡眠。

那么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这些实验对象(那7名志愿者)生成了褪黑素,并在长时间的黑暗中保持了夜间生理机能。但在现代化世界中的人们并不是这样生活的。人们在晚上用电灯和电子产品,常常用到很晚。

我们在晚上用的灯光类型很重要

关于睡眠与健康有个有用的术语就是昼夜有效光,因为明亮的短波光(比如蓝色光)与昏暗的长波光(黄色光或者红色光)相比,会更容易在晚上抵制褪黑素生成并导致(夜间生理机能)过早地转变成日间生理机能。也有一些针对人类的研究的证据表明,明亮的蓝色光与更暗的长波光比起来会降低睡眠质量。

在工业化社会,人们整个白天和大半个夜晚都沐浴在来自智能、电脑以及某些类型的灯泡的蓝色光中。前工业化社会里的那些人们可能也会熬夜,但是那是在黑暗中或在火焰的光中。

在电力以前的前工业化社会中,睡眠发生在时间更长的周期性黑暗中;而在现代社会中则不然。黑暗仅限于睡觉的时间,尽管这样,许多人并没有睡在真正黑暗的卧室中。在11小时的周期性黑暗中的7小时(睡眠)比在晚上有明亮且包含蓝色光的7小时(睡眠)更能滋补身体。Siegel的研究可能暗示了虽然前工业化的人们并没有比工业化社会的人们睡得更多,但是也许他们会睡得更好,而且能获得更多的周期性的黑暗。

对于在工业化世界的我们来说,在晚上睡觉前使用昏暗的长波光(比如低功率的白炽灯,如果你还能找到它们的话)能让你更早地转变到夜间生理机能状态。幸运的是,人们正在用可利用的新型灯光技术来设计这种利于昼夜节律的灯光。

另外在那些夜晚无法避免的醒来的时间里,试着去享受一下黑暗的沉静吧。

整形
保定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葫芦岛看白癜风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