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学者称台湾明年选举很可能出事得做最坏准维权

作者: 时间:2020年10月29日 0条点评

台学者称台湾明年选举很可能出事 得做最坏准备

台海12月3日讯 中评社今天发表中国文化大学中山研究所教授蔡逸儒文章说,不瞒各位读者,在反对台独分裂主义、反对陈水扁贪腐无行、反对民进党胡扯烂缠方面,笔者一向是立场鲜明的鹰派。学习共产党经年,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虽不能说是笃信反动派不打是不倒的,但终究还是学到了对无赖烂人的容忍就是共犯结构的一员,就是对善良好人的残酷,滥好人是当不得的。

话说只不过一个月前,笔者在和台湾政治人物、各国驻台外交人员、两岸学者、国际媒体讨论台湾政情时,大家还只在分析蓝绿双方输赢可能、选战主轴、两岸互动、未来影响等等,当时还真没人严肃思考明年初的两次选举有可能出事,玩不下去。但事态变化之快出人意料,就目前看来,这种可能越来越大,或许事不宜迟,大家真要做些最坏的想定和沙盘推演,以免到时候措手不及。

文章指出,这些天来,蓝绿双方为了一阶段或两阶段投票吵的不可开交,蓝绿互杠,“中选会”及“行政院”语带威胁,逼迫地方听命行事,而陈水扁更是一度说出要严肃思考宣埃及文物保护工作受到很大影响布戒严、紧急命令、延期选举、选举无效、撤换地方选监人员等最后才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等,简直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地步,反民主的氛围已经逐渐成型;蓝军方面当然也摆出阵势,表明已经退无可退,强调绝不让步,甚至不惜拉高战线,直挑“中选会”的组织法问题。“立法院”将来说不定会有流血冲突的场面出现。

民进党挑明了是要利用公投绑大选,希望有助其在两次选举中增加票数和席次,国民党既然知其阳谋,当然不能让其顺心如意。对此,笔者同意全面开战,除非“中选会”找到双方能够接受的妥协方案,否则蓝军执政县市就应该坚持采取两阶段投票,绝不在陈水扁和民进党政府的威吓之下让步,同时还要拉长战线,在“立法院”对决,如果打能解决问题就打吧,如要流血也是无可如何之事。打光脚的不怕穿皮鞋的,打赤膊的不怕穿西装的,咱们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理亏,是谁怕谁。

本周,笔者接受国际通讯社访问,和西方重要国家驻台人员讨论问题时一再指出,即使陈水扁想要布戒严或紧急命令也有许多法律限制,必须得到“立法院”的同意追认,连其想要宣布当选无效或延迟选举都未必能够如愿,不过以陈水扁等人目前的行事作风而言,大家必须提高警觉,因为彼等目前行径显然已非仅是晃动船只、敲桌拍椅,对蓝军挑衅的问题,简直就是不惜要把船只和桌子给翻了,要让选举无法进行。

笔者强调,既然当家的都不怕闹事,而且还只是为了一党一己之私,在野党当然也不能示弱,既然政府可以一再带头违法,泛蓝县市当然同样可以采取抵抗权。关于戒严之说,由于此事对台湾的民主政治发展绝对是个极为负面的打击,而且会对两岸关系产生严重冲击,大陆方面恐难坐视此一情势发展,而且这对亚太区域安全也有不良影响,所以不只台湾各界应该严予批判,此时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也不能坐视不管,而应该透过外交管道,私下或公开出面加以批判、制止。

事情最后能否以妥协收场犹未可知,大家看戏之余,还是得先做些必要的准备。



济宁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佳木斯白癜风治疗
真菌消炎灰指甲